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得像风的胡言乱语

职业写手,半壁江中文网总编辑,网络文学俱乐部负责人,在文学小说行业影响颇深。

 
 
 

日志

 
 
关于我

董江波,网名冷得像风,80年代中生于山西,先后为多家文学小说网站出汗供职,短篇文学作品纸刊散发过百篇。后于08年夏创办半壁江中文网,10年夏创办明月阁小说网,并创办网络文学俱乐部,在文学小说行业影响颇深。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山西师范大学恩师郭望泰小事两件  

2012-03-23 13:55:00|  分类: 生命点滴·史话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早就该写,可一直没有动笔。我也真记不得是在具体什么时间获悉郭望泰老师的死讯的,好像是一个月前,又好像是去年冬天,当时只是觉得心里一震,就过去了。人死如灯灭,还不如灰飞烟灭。那些曾经印象非常深刻的人突然逝去,反而却击不起你心中的涟漪。这也算是人心情里捉摸不透的一点吧。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到网上去找一张老师的照片,却久寻不果,只有作罢。这里引用师弟晕晕的我的一段描述代替照片:郭老师的头发是那么的具有历史的沧桑感,微秃的脑门上摆着几缕头发,多象柳树细细的枝条划过黄昏的天际.稍显浮肿的脸,虽显富态,但透露出一丝危机.唉!老师,要保重身体啊!圆鼓鼓的脸蛋上放着浓浓的黑眉,大大的鼻子,大大的嘴巴,真是天之杰作啊!从来都是一身黑衣的他,今天也不例外,虽然没有李连杰的酷,但也透露出人过中年之后的稳重和睿智.胖胖的身躯游动在教室里(1316教室)脊梁还是很直的.圆鼓的大肚把外套弄的不甚整齐,不过冶学的态度,还是挺让我佩服的.也许大肚能容常人不容之事,大肚能容常人不容之智吧!在骂我时也采用先扬后抑的手法,闹的我恼也不是,乐也不是.唉!这就是我的写作老师郭望泰.

 

    郭望泰很正直,敢骂敢说话,很受学生喜欢,但也很受领导们不喜欢,其他教授副教授都把他当异类,敬而远之,刚到学校任教不久的普通助教讲师们,前一两年都特别喜欢他,跟他走得很近,但逐渐就疏远了他,因为谁也不敢跟领导讨厌的人交往啊。于是,老郭同学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异类和独行者。可领导还没讨厌到让他滚蛋的地步,而且,郭望泰在每一届的学生中,确实有大批的支持者。这种支持,领导者当然也要考虑。

 

    老郭教的是写作学和影视文学,以及跟写作和演讲表达有关的其他学科。其实,我认为写作异常重要。不管你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学科,今后从事什么行业,写作和说话都是两项最必要的技能,如果你这两项技能一项过关,你将受用终身,如果两项都过关,那你成大事的可能性将大大提升不止10倍。可悲催的是,据师弟们向我反映,母校山西师范大学竟然取消了写作学的课程,而且后来还因为没有分配到多媒体教室,竟然将影视文学这门生动的课程,改成了影视文艺赏析之类的冷门课。说实话,这真是母校山西师范大学的悲剧。

 

     我深觉这跟老郭的耿直的性格有关,不拍马不送礼不巴结,如果换成别的副教授教授,那这两门课,不仅不会被停,而且可能申请到更多的经费支持。但如果老郭开始拍马送礼巴结,那他就不是老郭了。这也导致老郭同学到退休,也就是一个副教授。而他的才,已经远远在N多教授之上。而写作和说话这两项基本的东西,至少写作,在山西师范大学,短期内就成为了一个短板。这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悲观的,我有点庆幸我们这一批,至少,我离校两年多后,老郭还是在的。谢谢老郭,我们没赶上你走的时代,万幸。

 

    有些啰嗦了,但被老师们一致说成是大嘴巴和炸弹的我,还是想一吐为快。现在转入正题。

 

    2004年底的时候,我开始负责山西师范大学学生会的整体宣传调研以及社团工作,于是,我决定搞首届山西师范大学校园原创作品大赛。再于是,决定请文学院和教师教育学院几个在文学和文学理论造诣上很高的教授副教授当教师评委。除了几个毫无争议的外,我想到了郭望泰老师。

 

     有一天中午的时候,我拿着请柬去请郭老师。就像晕晕的我师弟描述的一样,不过这时的郭老师更家常一些,中部脱光头发的脑袋,一张一看就知道耿直的脸,有点松垮的灰T恤和灰秋裤,脚上汲着两只旧拖鞋,黑色的,就像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大爷,一点学究的味道也没有。

 

     那个时候,郭望泰老师已经不受领导欢迎了,鉴于我官方的身份,郭老师问我,“敢请我,不怕你领导说你。”我答了句,“我就是我的领导,我说请谁,就请谁,我想请谁,就请谁。这干别人一毛钱关系吗?”“好。这评委我当了。”郭老师收下了评委书。

 

     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次是送收集起来的稿件,这次原创作品大赛很可观,各类文学作品收到近3000件,学生评委初步评出200篇,并初步排了一个等级范围。我拿着一份打印好的去给老郭。老郭问我,“我同意你们的评委意见,行吗?”我知道老郭在试我,就说,“行啊,你在这份稿的最后一面写上,‘我坚决同意冷得像风提供的评选意见和名次安排。并签上郭望泰,写上日期。’然后我立刻走。”老郭笑了。我后来收到的这份稿件,60%以上的稿件,都有评语,并标上了名次建议。另外40%,不好意思,写得确实不好,老郭直接打了X号。

 

     这是第二件事。

 

     两件事情虽小,却让我真正了解了一个大学里为人师表的老教师的认真、严谨、犹豫、不得志、坚守,甚至孤单的种种境况。与我到其他教授家感受到的那种欢迎不同,老郭是一个人住,有些落魄,有些行单只影。

 

     今天,借怀念山西师范大学恩师郭望泰小事两件,把这些都写出来。只做怀念,不针对任何人,任何事,也不攻击任何人,任何事,我深爱我的老师们,深爱我的母校山西师范大学。而对于那些曾在山西师范大学学习过的人,工作过的人,却不敢提自己是山西师范大学人,言语和行动,甚至网上简历简介上遮挡这点的人,深刻的表示鄙视,虽然这类人里,有很多我的熟人,甚至一些牛B的人,但对这些人,加10倍的鄙视。

 

     最后,学生冷得像风向远在天国的老郭郭望泰祝一声安,“您老,要一切安好呢!”

 

学生冷得像风敬上

2012年3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